【米英】Happy happy trouble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亚瑟说:"我要去广场听跨年钟!"

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心愿:从合租的公寓到广场步行也只需要十几分钟,只要亚瑟想,他甚至不用为了糟糕的交通状况而提前几个小时出门,但事情就是这么不顺:两年前的岁末他整个人都淹没在报告堆里忙得饭也顾不上吃脸也顾不上刮、顶着漫天飞舞的小彩片的人们欢呼雀跃的时候他正红着眼睛查找那组出错的数据;去年的十二月他倒是过得轻松,甚至还亲手制作了一堆礼物——然而"问题"也出在这里,阿尔弗雷德脖子上围着他[删除]亲手织[/删除]送的围巾,眨巴着一双亮闪闪水汪汪的蓝眼睛,抓着他的手对他倾吐了足足五分钟的爱...

【米英】英国管家世界第一

回归我的废萌(x)风。废萌小甜饼总是安全的吧!
超级短,阿尔弗雷德和粘土亚瑟的小日常。

无论阿尔弗雷德承认不承认,Artie想,他的主人都一定是个工作狂。

之所以会这样想,是因为阿尔弗雷德今天早早起了床,简单吃了个早餐就一头扎进了书房,那之后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他一直坐在电脑前工作。然而今天是周末,天阴沉沉的,十分适合睡懒觉,并且他就只吃了一片面包,光秃秃的、别说煎肉,就连果酱都没有涂——天知道这小子有多喜欢那罐新买来的蓝莓酱——看起来一点也不好吃。

除了枯燥的键盘声,房间里再没有其他动静。

Arite一向懂事,既然阿尔弗雷德要专心工作,他当然会全力配合。迷你绅士把自己的小椅子搬到不影...

……抽空筛一下,不合适的转自己可见了🤐

【米英】否极泰来(?)

今天的ask:您最近一次去图书馆是什么时候?

社畜K八百年没去过学校图书馆了所以有问题请无视!

距离图书馆的闭馆时间还有不到十分钟。
温暖的光安安静静地洒在阅读区的桌面上,空荡荡的大厅里早就没有了学生,亚瑟看了看正对自己的华表,分针再转上几圈他就能下班,时间还够他跑去超市买特价面包和鸡蛋——那将会成为他明天的早餐。
因为房租超出预算电脑又出了问题,最近他过得实在拮据,不过今天是发薪日,或许他可以再额外卖点肉类改善改善过于清淡的饮食?但他或许应该用这钱去买点生活必需品……
这点小烦恼并没有让他为难太久,准确地说,是他的宁静时光被人为地打断了。那位不速之客用冲刺的速度冲到他面前,迎着他略有些惊讶的目...

浪漫+沙雕=米英

【米英】Sweet finger

越来越忙了……越来越忙……越来越……越……怀念能精神饱满地每天写三千的岁月TAT


世界上没有几件事能比看到那把熟悉的黑色直柄雨伞出现在门边的雨伞架上更让人愉快,如果有,那就是不远处的鞋柜上,还摆着一串挂有小熊的钥匙。
是亚瑟来了。
只用了三秒钟的时间,阿尔弗雷德就忘记了顶着大风跑了很远的路最后却没能买到限量手办的小小不愉快,轻微的声响从厨房的方向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热乎乎的食物的气味,这让他笑得有点无奈:那位立志成为名厨的黑暗料理大师一定又在抓紧时间蹂躏他的厨房,不过这味道闻起来还不赖,大概亚瑟之前不情不愿地说的"试着练习了一下"还是有点效果的。
阿尔弗雷德脱去外套,快步走...

庸……名医米团(金)的诊疗室

【米英】一个纯情的段子

ask:您长大成人后仍然在做的幼稚的事情是什么?

1
这是阿尔弗雷德本月第三次在自己的储物柜里发现可疑的纸片。
被折叠成长方形密封在似乎经过某种特殊处理的牛皮纸袋中的黑色的信纸上有着用红笔书写的某种他看不懂的文字,对比这狭小空间中其他不属于他的物件,无论是来自各个运动社团的宣传单(虽然前阵子他受了点伤暂时无法上场,但他是不会离开篮球队的),还是大概可以称得上是情书的花花绿绿的漂亮信封,这东西都显得特别不协调。
于是,当阿尔弗雷德又一次因为这诡异的物件而发愣的时候,他的朋友们围了上来,七嘴八舌之后得出的结论是:这根本就是针对他这个转校生的恶作剧。哪所学校里都难免会有一些以欺负他人为乐的家伙,阿尔弗雷德初...

【米英】早安喵喵(?)

亚瑟灵巧地跳上了屋顶。
之前的一个星期他都一直待在家里昏昏欲睡。今天那下个没完的雨水终于停了,天气挺不错,不凉不热,有点小云朵还有点小微风,地面已经差不多干了,这时候正好适合他出来活动筋骨外加巡视领地。
是的,整个香草社区和旁边的公园都是亚瑟的地盘,在这里他可以随心所欲地散步、在任何自己喜欢的地方晒太阳,偶尔心情好了,也会矜持地对那些和自己招手致敬的人类点点头。
当然这都是亚瑟应得的——和他那些懦弱的、没有半点进取心的同类完全不一样的是,他不仅勇敢、聪明又勤奋,还额外拥有强大得不可思议的魔法。这让他的领主宝座做得很稳,想起他猫咪看见自己时恭敬的态度,亚瑟走路时都要得意地扬起下巴。
连续阴雨使得三天前开

【米英】那个关于你的让我坐立不安的秘密

突然沙雕。

他们终于找到了那处藏在黑暗森林的毒沼深处的宫殿废墟的入口。
亚瑟的披风已经被扯得如同破布,如果不是林子里过于阴冷,他肯定早就扔了这累赘,看到石柱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兴奋地叫了一声——这家伙壮得像头野牛,此时也是精力旺盛,一点儿也不像是刚刚击退过成群的巨型吸血蝙蝠又一口气跑过食人花田的模样,亚瑟可比不得这些,他顾不上什么干净不干净,直接坐在了生着青苔的石头上,狠狠灌了几口水、一不小心还被呛得咳了几声。
下身潮湿冰冷还凹凸不平的触感让亚瑟意识到裤子上破了两个洞,其中一处还在有点尴尬的屁股上。他紧张地看向对方,谢天谢地,神枪手正皱着眉头研究那块残缺不全的羊皮卷地图,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有多生动...

超凶眉兔!吼!啊呜!

……红色的是还没咽下去的草莓汁。

【米英】一个有感而发的沙雕小段子

今天是亚瑟·柯克兰离开故乡的日子。
其实他一点也不想去所谓的人类世界,真的,根据他从书中看到的资料来判断,这种愚蠢的生物总是粗鲁又吵闹,与之相伴就意味着此后他根本不可能再静下心来继续研究咒语和药水,对于一位了不起的魔法师而言,这可是比在研究中遇到瓶颈还要让人烦恼……但抱怨归抱怨,亚瑟也只能认命,因为除此以外,他还是N国的公民,而在若干年前,他们的国王和人类缔结了奇怪的契约:每一个N国人都必须在成年的当天坐上离乡的列车,并在经过一段漫长的旅程之后,开始和一个由系统分配的人类一起生活。
看看,他甚至没有自主选择同居者的自由。
尽管配对中心的仿生人客服已经不厌其烦地把"不用担心,你...

来自小伙伴的汉堡便签本!

……来个小剧场。

【米英】困兽

突然想起我是不是没正经写过头像梗?
↑说得好像你会写什么正经东西一样。

1
阿尔弗雷德刚来的那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哦,这么说也不太准确,毕竟那天有一场难得一见的盛大的流星雨,但这里是监狱,没有人会被允许深更半夜离开牢房,找个适合观测的好地方瞭望星空。
即便是狱警亚瑟,也是在经过一个漫长而无聊的黑夜、直到转天早上看到报纸的时候才知道了这件事。
2
没有人在意阿尔弗雷德是因为什么罪名被关进来的。
他体格强壮、裸露在外的手臂上挂着几条醒目的疤,一双目光也是十足狠厉,可与此同时他居然戴着看起来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金融犯罪的眼镜,那一张脸又过于年轻,想来他多半又是个被牵扯进那几个黑帮之间恩怨的傻小子。消息灵通人士早就...

这套周边的图好可爱啦!

新的吧唧太棒了而且cp滤镜之下我觉得他们可以凑出六对米英来!

这几天争取抽空整理一下之前的wb小段子(´▽`)


刚发现弄错一张,偷偷编辑一下(x

【米英】来一发高考作文!

被需要←群里小伙伴想看这个所以写这个。

流水账+伪养成。祝大家考试顺利!

1
轮到亚瑟洗碗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总是会跟过去。
然而今天,这个粘人的家伙并没有像平时那样愉快地谈论起白天的见闻,他走到亚瑟身边,开门见山就是一句:"我准备搬出去住。"
亚瑟愣了愣,阿尔弗雷德则接过他手中的碟子,并抹干了挂在上面的水珠。
2
阿尔弗雷德的青春期来得无比莽撞。
他的个头蹿得很快、头顶几乎要顶到储物间的门框,奶声奶气的嗓音不知不觉间变得低沉,那张肉乎乎的小脸有了棱角,并且他已经用坏了一把刮胡刀。
实际上亚瑟并不是没注意到这些,但他们每天都待在一起,所以他并没有意识到他软绵绵的小甜心已经迫不及待地长成...

【米英】Before the beginning

在从车站到达公寓的短短一段路上,亚瑟裤子口袋里的手机震了几十次。
信息发送者毫无疑问就是SoS,此前他已经和这位在某个本地BBS上认识的家伙磨磨唧唧黏黏糊糊地互相撩了好几个月,当普通的日常交流变成了气息暧昧的调情,终于,在一个星期前,两人约好在今天晚上开语音,现在太阳已经快要落山,四舍五入也差不多到了时候。
如果不是双手各抱着一只沉甸甸的购物袋,他绝对忍不过这漫长的十二分钟。
此前他从没试过对什么人如此心动,而现在,仅仅是隔着一层布料的不规律的嗡嗡的震动,就把亚瑟的大腿和胸口刺得阵阵发痒。他甚至一点都不想去责备对方一次又一次地用信息提示音打断耳机中的音乐——循环播放的可是他本命乐队的最新专辑。
实际上...

【米英】BB亚瑟的日常记录

刷推看到胖fufu的BB眉和BB米,好可爱……搞一发。

1
隔壁床上住了个吵闹的家伙。
2
他还没完没了地用婴儿语和我说他叫阿尔弗雷德——发音都不对,真是个笨蛋。
3
我都没理他。
4
阿尔弗雷德比我小四天,呵,怪不得那么幼稚呢。
我一点都不想和小p孩说话。
5
阿尔弗雷德得到了一只玩具熊。
他把玩具熊扔到了我肚子上,非说这是因为我一直看一直看才分给我玩一下的。
6
"我们是好朋友呀!"他说。
好吧,勉强和他说两句话。
7
今天是宝宝体检日。
阿尔弗雷德比我高2cm重300g,明明还是个小鬼怎么这么嚣张哦!
8
我比平时多喝了两口奶……绝对不是因为羡慕阿尔弗雷德的身高和体重!
9
好撑哦,嗝。
10
阿尔弗雷德居然笑...